• <menu id="okuai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okuai"><blockquote id="okuai"></blockquote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okuai"><samp id="okuai"></samp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okuai"><label id="okuai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    文潤宜都

    土家臘月“年豬”香
    發布日期:2022-01-12 來源:宜都融媒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    □田學文

    百節年為首。居住在大山中的土家人,喂一兩頭大肥豬,是家業興旺的好兆頭。因此,歲末殺年豬,既是一年勞作的辛苦回報,也是一項重要的民俗。每年一到“冬至”節前后,家家戶戶就開始籌劃殺年豬。

    萬事講究心想事成、事事順心的土家人,對殺年豬也是有講究的。當家人先根據黃歷掐算好吉日:如丑、寅、午、未;而子、卯、辰為忌,“亥”則是大忌。直到如今,這樣的習俗仍傳承下來。逢“亥”這天,殺豬佬哪怕再忙,也是民間給他“法定”的假日,是沒有豬殺的。相傳這天如果殺豬,就意味著來年豬絕欄空。土家人企盼來年豬長得大、長得肥,不生病,認為屬相為“?!钡娜兆幼詈?,“馬” 為次,有“牛高馬大”之說,故這樣的日子,殺豬佬往往忙得不可開交。

    請好殺豬佬后,要再請三個“扶雜” 的人,并從長勢旺盛的棕樹上割兩匹棕葉子回家擰“卯子”,備好腰盆等。當日,在殺豬佬到來之前,燒好兩鍋開水。待大家都到了,主人敬煙上茶后,殺豬佬與主人開始“打血盆”,女主人拿出早已備好的花椒、稀廣椒等……扶雜的人則開始在欄里趕豬。

    俗話說:人怕出名豬怕壯。百十斤來重的豬也知末日來臨,在不大的空間里拼命掙扎。要么前腳蹬地,就是不走,要么整身倒地不站立,但終究也敵不過五大三粗的幾個男人。只見大家有的抓耳朵,有的抓尾巴,從豬欄抓出圈外后歇一口氣, 再一齊用力將嘶聲嚎叫的豬揪上早已準備好的板凳上。這時,男主人一般會找來一把干凈的刷子,把豬的頸項處刷于凈,防備灰、雜物等掉落在血盆里,確保豬血的衛生。此時,殺豬佬讓扶雜的把豬抓緊,便一手把豬頭往后一扳,一手摸摸豬頸的下刀處,把含在口中那把一尺來長、明晃晃的放血刀取下,用力將刀準確無誤地刺入放血部位。抽出刀后,一股鮮紅的豬血從刀口處噴出。這時,殺豬佬才將放在一旁的血盆拿過來接血。女主人則站在豬欄屋門口,一聲又一聲地喚豬:“吶吶、吶吶!”并叨叨地述說這頭豬如何如何乖巧,表達對豬的不舍。

    在土家山寨,殺豬是有很多禁忌的。如將豬從欄圈拉出來,直到一刀斃命,有的豬一聲不吭,這暗示著這家主人來年要出大事(不好的事),至少家運不順。還有,殺豬佬殺豬要一刀順順利利,如補殺第二刀,意味著第二年利道不好。三忌豬血不好,好的豬血鮮紅鮮亮,抽刀后的間隙,血噴得高而遠,表示來年財運旺盛,若血呈一砣一砣就不好,污血或紫血就更槽。如果新手出現補刀的情況,師傅則會說“雙喜臨門”等之類的話來“討口彩”化解,但這也或多或少會影響殺豬佬下一年的生意。

    數分鐘后,大半盆豬血由鮮紅變為暗紅,由液體結為塊狀,主人于是將血盆端走。好比看驚險的影視劇一樣,殺豬的高潮過后,殺豬佬精神上也放松了很多,在圍裙上揩揩手說:“不管什么樣的豬,最后都少不了這一刀。人還不是一樣?當然殺豬各有各的刀法,人呢,也各有各的活法!”說罷,順手拿起一個豬后蹄,用刀在腳趾旁劃開一個小口,從小孔捅進去一小手指粗細的一根鐵棍,名叫“挺狀”。

    挺狀經過之處,發出滋滋的聲音。然后,殺豬佬用嘴巴對著小孔使勁吹氣,扶雜的人則一人持一根兩尺長的木棍捶打豬體,直到豬身膨脹起來。這時,殺豬佬用一根小繩把豬腳小孔的上方捆扎起來,不讓氣跑掉。扶雜的人從滾燙的鍋里打來沸騰的開水倒入早已備好的腰盆里,大家一起將豬移入盆內,還要用瓢舀熱水淋澆周身?!八镭i不怕開水燙”這句話的出處原來在這里。

    殺豬佬指揮眾人將豬在盆里滾來滾去,直到燙得差不多了,就用薄鐵片做的形似瓦片的“刨子”把豬毛刮得干干凈凈。大家又一起將豬倒掛在搭在屋檐下的木梯上。家里如果還有沒娶親的兒子,這時一定會吩咐殺豬佬砍下一個“膀”。所謂“膀”,就是豬后蹄與圓尾座的一部分連在一起砍下來?!鞍颉毖瞥膳D貨后,第二年正月初二,兒子去未婚妻家給老丈人拜年用的,這是未婚女婿拜年必備的禮物,也是土家族青年男女結婚前的重要禮俗。

    然后再開膛破肚。扶雜的開始拆腸油、清洗肚子、肥腸等。除去頭、蹄以及內雜,豬肉要按一定順序分割成“一刀二板”十六塊:圓尾座、板座、砧板子、硬腦、槽頭肉、爬坡肉、軟窩、刀首肉等。另有排骨、筒子骨,有的還要求殺豬佬下胸雜子肉。

    年豬殺好后,早已接好的親戚鄰居就要吃“血晃子”。說的是吃血晃子,其實弄上桌的都是十碗八扣。講究的人家前幾天就打好了豆腐,到代銷店再買點海帶、粉條等。到了約定的時間,甑子、格子、鼎鍋都得派上用場。蒸、煮、炒、燉樣樣齊全,味道自然地道、純正、鮮美,再加上甘甜純香的白酒,食客們早已是口舌生津了。

    打開格子的蓋子, 一股香氣撲面而來?;\內碗的上部放著裹著苞谷面粉并已去了皮的土豆,而土豆的下面是裹了苞谷面的大片大片鮮肉塊。由于肉片在旺火中蒸了一個多小時,肉片的油沁出了不少,土豆外表呈現出油亮油亮的金黃色。翻過來放在一個大頭子碗里端上桌,十碗八扣一桌子菜就齊了。用筷子夾一塊黃燦燦、油亮亮的蒸肉,放進嘴里,油而不膩,醇香松軟,麻辣適度,回味綿長。

    俗話說:無酒不成席。更何況有了一桌子好菜。大家邊吃邊喝,邊喝邊聊。酒量稍大一點的半斤八兩不在話下,喝得興起,眾人或劃拳或日白吹泡……你一兩、他半杯,非要比出個高低輸贏不可。臨走時,男的搖搖晃晃踏上山間小路,口中還念念有詞:倒上不倒下。婆娘抱著娃子走在后頭,走了老遠,還聽得見“多謝了”!主人家的黃狗跟在他們屁股后面,不時地汪汪幾聲,一直把他們送去好遠好遠……  

    彈指一揮間,近半個世紀過去了!孩童時代殺年豬、吃血晃子的畫面就像放電影一樣,在我腦海里一次次回放,仿佛就在昨天。在物質匱乏的年代,人們連飯都吃不飽,就更別說吃肉了。因此,一年一度的吃血花,對大家來說是很難得的解饞機會。更為重要的是成為親戚、鄰里之間的情感交流平臺,承載著濃濃的鄉村溫情,這種溫情就在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的歡樂中傳承下來。

    如今,農村年輕人或讀書遠走高飛,或在城市安家立業,“殺豬佬”都已是五、六十歲的老人了,要找幾個身強力壯“扶雜”的人也已經很難了。因此,現在殺豬也就演變成“一條龍”:殺豬佬用一臺三輪車,拉著燒水用的蒸鍋、腰盆、案板、吊豬砍肉用旳三角木架等,另有三個扶雜的人騎著摩托車跟在后面。東家老板只需事前一個電話與殺豬佬預約好時間,再備好殺豬的工錢就行了。

    雖然小時候殺年豬、吃血晃子的一些習俗還在,但總感覺還是缺少了點什么。是少了當年那些經歷、過程,還是少了當年那些熱鬧?尤其是把“挺壯”插在殺豬簍子里,掮在背上的那個殺豬佬形象,沿著彎彎曲曲的小路越走越遠……但愿殺年豬、吃血晃子的民俗還能繼續傳承下去,不至于絕跡。

    作者簡介

    田學文,宜都市潘家灣土家族鄉呂家坳村人,宜昌市作協會員。近年來,有作品在《湖北日報》、《自強文苑》、《宜昌作家》等報刊網站發表,并有作品被文集、文史資料集收錄和在全國征文大賽中獲獎。


    • 熱點推薦
    亚洲中久无码永久在线观看
  • <menu id="okuai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okuai"><blockquote id="okuai"></blockquote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okuai"><samp id="okuai"></samp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okuai"><label id="okuai"></label></input>